<optgroup id="1u01e"></optgroup>
    <ol id="1u01e"></ol>
    <ol id="1u01e"></ol>

    <span id="1u01e"></span>
    生態文明 理論研究

    環境治理:科技的應用及其社會學反思

    胡小文

    2024年04月10日 03:10

    陳阿江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環境治理可以有多重理解。狹義的環境治理主要是指對污染物的處置,相當于英文environment treatment,它側重于技術層面。廣義的環境治理,相當于環境社會治理,對應的英文是environment governess。社會治理這一術語從西方引進后被廣泛接受,如果就環境社會治理意義上的環境治理而言,它無疑承襲了社會治理的特質。但在中文語境中,環境治理還與中國的“治水”治理有一定淵源。本文在廣義的語境上使用環境治理。就當下而言,一方面,由于科學技術的進步使環境治理進展突飛猛進;但是另一方面,特別是從社會學的角度看,環境治理中的科技應用有許多值得反思和檢討的地方。下面就環境治理與科學技術的關系,以及環境治理中科學技術應用值得社會學反思的兩方面進行簡要的分析。

    科學技術推動環境治理

    科學技術無疑是環境治理或者解決環境問題的重要力量。自然科學,具體到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是解決環境問題的基礎,污水處理、空氣污染等環境問題治理,都需要自然科學的知識。例如,城市污水處理廠的工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化學、生物學或生物化學等原理構成的?,F實的環境治理主要體現在由科學原理形成的技術或工藝,包括末端的污染物處置與前端的預防。

    末端處置仍然是我們目前常用的手段。比如城市的污水處理廠、垃圾焚燒廠等,晝夜不停地解決我們日常生活中產生的廢棄物或污染物。污水處理廠利用現代技術與非人工的動力替換了傳統的用自然轉化的方法。一個數十萬人口的城市的污水廠,只占百來畝的空間,通過技術換取了空間、時間,解決環境管理、環境污染的問題,技術優勢是顯而易見的。

    另一個重要的手段就是通過焚燒來推進垃圾處置。曾有一段時間,“垃圾圍城”的話語充斥媒體,此后,垃圾焚燒發電工藝就有了快速推進。既臟又臭且有健康風險的生活垃圾通過燃燒,不僅解決了環境衛生和健康風險問題,避免了“垃圾圍城”的發生,而且還把垃圾燃燒過程中產生的熱能收集起來發電,避免了浪費。垃圾焚燒工藝,不僅要把生活垃圾充分燃燒產生熱量,還要把有害物質妥善處理,如垃圾瀝液——高濃度的廢水——收集起來進行無害化處理,把垃圾燃燒氣體中的有害氣體收集起來加以處置,把隨煙道排放的飛灰加以收集處置。

    環境治理不僅要解決已經發生的問題,更要通過前端預防防范環境問題的產生。近年來,廣泛采用的監測技術很大程度上起到了防范效果,比如點源污染的控制。在企業的排污口安裝在線檢測儀,排放物的主要技術數據與監管部門、上級主管部門的終端相連,倒逼企業進行技術改造、按要求處置污染物。前端預防技術從最初的大型重點企業逐步推廣到小微企業,使企業排污完全置于主管部門的監視之下。

    環境監管的不僅是點源,也使區域之間的污染物轉移變得清晰,從而有助于解決區域之間的污染推諉以及生態補償問題。很長一段時間里,不同地區之間環境污染問題責任不清,而“透明技術”則有效地解決了環境責任難題。比如,通過河流斷面的水質檢測,發現某市上游來水為三類,而流出該市的水質為四類,那么很明顯在該市范圍內增加了污染。技術指標透明之后環保責任就清楚了,相應地解決問題也就不難了。

    循環經濟或循環社會同樣需要通過技術來實現。比如,鉛用于一種重金屬,如果暴露在環境中就會形成較大的環境健康風險。然而,鉛作為存儲電能卻是一種很好的載體。如何避免它的風險,充分利用它的特性優勢為生產生活服務?以廣泛應用的鉛蓄電池為例,如果能夠實現“封閉循環”,那么鉛的風險就可以避免。在理想型的“封閉循環”體系里,作為產品的鉛電池經過若干次的使用之后,廢鉛回流到冶煉工廠,再制成鉛蓄電池產品進入市場。顯然,通過一個特定的工藝制作,廢鉛又重新變成蓄電池的介質材料發揮作用。

    隨著信息技術、智能技術的推進,環境監管將變得更為有效。當然,所有起作用的工藝都需要有特定的組織或制度保障,從這個意義上說,科學技術與組織制度是互嵌的,是互為支撐而為社會服務的。

    對環境治理科技手段的反思

    通過采用科學技術很容易看到環境治理的成效,加之當下社會對科學技術的總體推崇,因此,環境治理中技術使用的正當性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但在現實中,技術使用的適切性問題仍然存在,技術實施背后的項目管理體制有待反思。

    任何一種技術或者基于科學形成的工藝,都是在特定的應用場景中才有價值。項目實施者通常重視它的技術先進性,但從社會角度看,技術是否適應社會同樣重要??山到馑芰系耐茝V就是一例??山到馑芰鲜侵冈谡J褂闷谙迌绕湫阅軡M足使用要求,而在使用之后,可在自然環境下降解成對環境無害的物質。我國沿海地區的大部分城市已建成垃圾焚燒廠,對生活垃圾進行焚燒處置。在一個垃圾管理規范的城市,塑料使用過后,隨即進入垃圾收集處置系統,絕大部分垃圾在兩三天內進入垃圾焚燒廠,短暫發酵停留后即被焚燒。超市的塑料袋、奶茶店的吸管等可降解塑料,通常沒有機會進入自然界,還沒等到夠降解的時間就被燃燒掉了。因此,在實行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的城市,推廣可降解塑料雖然聽起來很先進、很時尚,但本質上不完全切合現實需要。在環境治理的現實中,類似的例子還很多,關鍵在于新技術、新工藝或新產品都有其使用場景,只有“適用的先進”才是有意義的。

    環境治理技術的透明度已成為項目管理的體制性問題。由于環境治理領域是相對專業的領域,所以公眾存在信息差。此外,地方政府在環保項目投資方面比較積極,后續的驗收監管則相對寬松,這樣就形成了某些投機的風險。有些示范性項目看起來很“生態”、很漂亮——一方面滿足了民眾對美好環境的向往,滿足了媒體的傳播,另一方面,有助于提高地方政府官員的政績。筆者從實地調查中發現,有些示范性項目不計成本,動輒幾千萬、幾億元的投入。某生態涵養示范項目,占用了大量土地,投入了大量經費,做了很多硬化工程(硬化成為“化錢的硬道理”),看起來很漂亮,實際上削減污染物的效果仍然存疑。這樣的示范項目不具有可持續性,因此“示而難范”,很難真正推廣。

    總之,科學技術的采用大大推動了環境治理的進程,但技術適切性與透明度等問題仍需引起重視。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蘇南模式’的生態轉型研究”(20ASH013)階段性成果。
    陳阿江 河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河海大學環境與社會研究中心主任。


    ]]>

    2024年04月10日 11:11
    4416
    綠色金融賦能新質生產力 久久www免费|日本入室强伦姧在线观看第65|国产在视频线在精品视频55|国产初高中生videos|草草草人人人操操操

    <optgroup id="1u01e"></optgroup>
    <ol id="1u01e"></ol>
    <ol id="1u01e"></ol>

    <span id="1u01e"></span>